关于我

再暖和一点点

 
 

太原不欢迎你——记一次点点点的五一假期


为什么五月中旬才发这个,因为五月病发作呀!

 

五一假期只有三天。三天能干什么?我在这里很认真地说一句:可以见证一位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为了爱好与友情所做出的努力与牺牲。这是爱,是万事万物的发展的动力,哪怕我们的身躯终究归于尘土,她的努力与身影也会存于我们的魂灵中,流向阿赖意识,成为人类共同记忆的一部分。

这里我仅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描述,希望没有毁坏她伟大的名,让她的功绩蒙尘,阿门。为了避讳,我们在这里称呼她为“橘子”——橘子大神万岁,我们会永远追随您的身影!

 

4月30日,橘子乘飞机降于龙城。当我见到她的时候,还送上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哎呀,妹纸,好久不见!”那时我忙着收拾东西,未能与大神多亲近一会儿,若时光倒流,定会再握一遍这纤纤玉指,一根一根地握。

晚上11点七宿抵达太原,据说堂众组织了盛大的欢迎队伍去接站。具体人员待考,但是朝歌是一定在列的。或许也有橘子?反正当我第二天(5月1日)见到橘子的时候,此人已经站在七宿小才身后,脸上是一副经济人或者是活动策划的淡然与镇定。不愧是橘子大神!毕业一年就出落得如此处变不惊,面对汹涌人潮和在身边的男神女神也能尽职尽责地做好本职工作。橘子大神打着飞机,跨越大半个中国,在太原动漫节任劳任怨,而且一分钱都没拿还自己贴了200块钱!项目负责也忘记去感谢她的无私援助,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这种视名利如粪土的世界观,让我等凡夫俗子拜服啊!

忙碌了一天以后,橘子大神带着一身疲惫和微笑来到了某火锅店(我才不告诉你们是6号楼对面的瑞鑫火锅店)。友人相聚,聊天打屁互相争食肯定是少不了的,而橘子大神一直在默默地玩手机——也许是志愿工作太累了吧。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肉熟了!”所有人停下嘴边的话题,手上的游戏,拿起筷子开始战斗。我对学校这边的肉食一向没什么兴趣,所以看着众人争食的激烈场面。而橘子大神优雅地把手机放下,整理了一下坐在身下的裙摆,准备吃饭。结果她再从身下抽出手的时候,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了,只留给了我们一句“卧槽!”,和面面相觑的众人。

坐在她身边的朝歌和姬睿反应甚快,拎起纸巾盒就追了上去。看着地上的斑斑血迹,我想:那个出血量不是一两张纸巾就能解决问题的吧(出血量超大)。而后续的消息更是让人不安:“我们在小诊所。”“你们谁把包送过来一下?”“已经缝完针了。”“开始输液。”从前线回来的姬睿安慰我们说:“就是指甲那边夹断了。”于是我们继续在火锅店吃了一轮,付了钱结了账,才动身去小诊所。期间众人把自己受过的伤一一遍数(包括手部足部等),从记事以后没受过什么大伤但很怕疼的我表示:“你们都太厉害了。”

 

而橘子是远超过我等渣渣的存在。

手部的伤口不光是“指甲夹断”的问题,而是“手指夹断”。伤口此时已经隐藏在层层纱布之下,留给众人一个白色的谜团——下面究竟是怎样的一片血肉模糊?骨肉是否相连?十指连心啊,肯定是很疼很疼的吧。满清十大酷刑也不及“在朋友聚餐上手指生生夹断”的身心双重打击吧。橘子大神问我:“看起来不是很疼……话说麻药一般是几小时退啊?”“两小时。”“哦那我还在麻药期呢。”大家在旁边吐槽,聊天,一边等着橘子输完点滴,一边做出明天的安排。我住在宿舍有诸多不便,得早早回去,走得时候向橘子诚心诚意地鞠了躬,希望她今晚好眠——即使我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第二天.我们约好中午见面。“昨天晚上睡得好吗?”“啧,疼了一整宿。”

 

由于手指负伤,橘子今天不用去漫展当劳力。我们叫上了三五好友,一起去柳巷逛街。一路吃喝玩乐好不热闹——M记的抹茶冰激凌,迷途猫的奶酪,还有至今不太记得名字的披萨店。我们的战斗力还是那么强悍。上来一份薯条,三分钟见底,问服务生“这个玩意有蘸料吗”,服务生也只能装作四处看风景了。太原的5月初,还是比较冷的。在其他人都穿着长衣长裤的时候,橘子的一袭绿色长裙在柳巷街头不断摇曳,告诉大家:“我,就是这么彪悍的女纸!”真心拜服。

 

后来橘子,水坑和晓逸一群人去通宵唱KTV,听说到后半夜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睡了,只有橘子一个人还在引吭高歌——或许是手指疼得睡不着的缘故吧。

次日下午,橘子就乘飞机回福建了。

 

回去以后,橘子写了一篇又长又催泪的表白文,偶然在群里冒泡:“手指还是疼。而且这周教学检查,要交手写版的教案。”“拆线了,有一个好难看的疤。”“你们当时为什么要付钱啊?我妈说告倒它都不是问题!”

 

反正这个小长假就这么“诡异苦逼但是无比幸福”地过去了。据说橘子再也不会回来太原了,而太原这个城市貌似也不怎么欢迎她……橘子老师,太原欢不欢迎您我不知道,但是堂众欢迎您!我们在这里,永远,永远都会欢迎您回来。

虽然面前的道路不尽然相同,但是我们有过一样没节操的黑历史。不断向前走的时候,可能会有遗憾,可能会脑补选择另一条路上的可能性。但是千万别后悔,带着那些美好或者不够美好的回忆,不断地走。若有机会再见,可以挺起胸膛说:“我没有辜负自己的初心。”这就足够了。

陈老师,我们未来见,一定一定。


 
评论

© 人间情书 | Powered by LOFTER